余昔

相公么么哒@织缭
APH,腐向CP只萌露中
游戏控galgame,热衷乙女向(并在里面努力找百合),橙光游戏爱好者
最近看相公在时之歌玩耍,可能会来几发口粮?
以及正在被室友安利刀男,喜闻乐见地萌上数珠丸(执着于数清有多少珠子)

勿忘初心,永不完结














谨以此文献给还在等待我的小天使们,谢谢你们在将近5个月的时间里没忘记我。就算是不认识我的人,也请你们停下点叉的手,耐着性子看一看我这个苟延残喘的人一点废话吧。












♥♥♥♥♥♥♥♥♥♥
嗨,记得那个头次发自己画作把那颗菠萝当做尽远的智障吗?


嗨,记得那个写霸道总裁舜爱上二氧化硅尽远的二逼吗?


嗨,记得那个把时之歌主创人员微博翻一遍写出大杂烩的奇葩吗?


嗨,记得那个把时之歌歌曲拟人凑一对的人才吗?


嗨,记得那个敢想敢做把舜远写进期中考试作文的伪学霸吗?


嗨,记得那个看恐怖游戏直播上瘾而把时之歌全员套进梗里的脑残吗?


嗨,记得那个把自己学校宿舍的妹子们转化成时之歌全员写着搞怪日常的神经吗?


嗨,还记得……


记得我这个有家【弃坑】不回的小透明吗?


不记得?没关系,我讲给你听啊。


世上无不散的宴席,本就明白的道理却始终不愿去服从,当发现的时候连一滴眼泪也无法施舍,任由激烈的感情来回冲荡不堪一击的心房,默默吞下悔恨的借口,随时间渐渐腐烂在脑海深处,常常带来一些不痛不痒的伤口刺激我去回忆那时的美好,再来嘲笑现实中糟糕透顶的我。


初入时之歌圈时,太太们正为cp和ooc撕得乌烟瘴气,回头看看第一篇同人,惶恐地停下笔准备回炉重造;再来几篇无关痛痒的文,笔尖一转又写出初恋的化合物脑洞,收获人生第一个高热度;接着卖萌打滚算是混进圈子,脑洞大开;一会儿歌曲拟人,一会儿玩溜全员大乱斗借梗《龙族》《寂静岭》,一会儿翻主创微博想搞大事,一会儿跑去把喜欢的太太写成护国精灵来下一盘棋,一会儿兴致高涨把舜远写进作文,一会儿写文把宿舍的舍友们也坑进去了,一会儿恐怖游戏解说看开心了一股脑写出全员恐怖文的设定,一会儿百粉打了鸡血兴高采烈去码贺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跟人间蒸发似的,神隐在大家本就有限的视线中无声无息,毫不留情的样子。


【因为本想系紧却解开了,因为本想松开却系紧了。】


Aimer这样在【蝶々結び】中唱着,就像在描述我自己这5个月来过山车般的经历。


【因为本想系紧却解开了】,就在百fo点文即将完成的那天,天气晴好,我正在帮邻居搬家具,一个叔叔不小心撞到我,家具脱手压到手指。当初只是有点痛,毕竟以前还被门夹过手,换了片指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当晚情况急转直下,手指痛得别说写字打字,连根筷子都拿不稳啊,心中顿时恐慌丛生。【啊啊啊,明天还要发文怎么办啊啊啊啊?!再不发就成坑王啦!不能失信于小天使们!!宋凌儿还在等我哎!】去医院检查的路上我这么想着,但在看到结果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先看这三个月的治疗吧,恢复的好可以尝试复健,但钢琴就别弹了,尽量别用手指操作,什么写字打字少来……】诊断书的内容忘得一干二净,就医生这几句话还零星地记着。那段时间戾气很重,LOFTER的号也丢了,基本和所有亲友失联,把自己闷在屋里不肯走出来。


【因为本想系紧却解开了】,多么想让大家高高兴兴地看我的文然后热热闹闹地讨论,多好呀。多好呀,多好呀,一个白日梦。


【因为本想松开却系紧了】,真的好累好累,天意如此,那就放手吧。初恋的回应淡化了一些回不到文圈的悲伤,那些偷偷摸摸躲着长辈跟媳妇在输液时扯淡、卿卿我我的日子,挺美好的,但总感觉缺了什么。某天枯燥乏味的复健结束后,媳妇就着身高优势把我抱在怀里,一只手拉住我的手,另一只划开手机屏幕,点进一个我已经卸载的、熟悉的APP。【不看看他们发展怎样么?】正说着她轻轻把我的手指点在【织缭】的一列好友中,极其幸运地点进了【凌云壮志】的主页中。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之前写文所坚持的理由。在【写给舜远的一封信】中,我看到了,我所持有的那颗初心,那颗属于时之歌的初心,依旧在凌儿手中闪闪发光,即使蒙尘却亮如星辰,珍藏在一个仍然耐心等待的、温柔的女孩内里最耀眼最柔软的地方。我差点把手机丢出去,边哭边把手机砸回她手里。当真是十指连心,痛彻骨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又来当头一棒,捡回早该残旧破败、消失殆尽的初心?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手残的时候还作死去把没完成的文码起,虽然比蜗牛还慢……明明没死心还装死心,你这套路太深喽!】


【因为本想松开却系紧了】瞬间破涕为笑,跟个傻子一样把鼻涕眼泪全蹭在她身上,笑得畅快淋漓,笑得隔壁病友抗议我干扰他午休。是啊,是啊,还把残篇断章当做珍宝紧握在手中的我,又有什么资格说退坑?就算孙泽太太走了,容度太太走了,忽梦太太走了,七百、汐斯缇、若羽、池久、镜渊、枕头、年糕、烨川、鹿西娅、水村酒旗、降兮北渚、君子书斜影影、解枯荣、钉烷、沧海、九然等等的太太都要走,甚至连那个耐心极佳的凌姑娘也不甘寂寞地离开了,我都不该是最先跳出坑的那个。初心那个小破孩儿还死死拽着将要松开的衣角,想把我从原地生根的泥沼中拉出来,迈向呼唤我前进的人群中,迈向期待已久的明日。


我仿佛看到宋凌儿照旧站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对我说,我一直在这里呦,你能听到吗?


所以,我要拼尽全力回来,回到时之歌这个大家庭中,回到我熟悉的温暖中。


从无数零散的线团中,选择两条直线相互接近交织在一起,多么不容易呀。


时之歌的故事尚未完结,我的故事当然也不会就此完结。


请耐心等待,等待蝉来年的破茧而出,等待知了来年的满血复活。






依然热爱时之歌并被孤帆俘获的知了


2016.11.02














♥♥♥♥♥♥♥♥♥♥
PS:全篇由【织缭】口述,由【余昔】记录并发布,希望有缘人能看见此篇所以多打几个tag
PPS:【织缭】说,以后凌儿尽管艾特她,一点都不会想打凌儿呦
PPPS:【织缭】【余昔】双双实习,心情再好也发不了狗粮。不过【织缭】早就能继续吐槽万物,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在时之歌的相关tag里看到她活跃的身影;若有需要发布的文章会一并交于【余昔】,没有标明“©”符号的就是【织缭】所写的文章
PPPPS:对于碗太,就俩字,科科:)
























——————————————
@凌云壮志
相公不想@任何人,但我私自决定@这位姑娘,真的很感谢你,要是看不到你的那篇文章,相公指不定除了作文再也不会去写文
诚挚祝愿您一帆风顺,学业有成


评论(29)

热度(49)

  1. 织缭【成考与实习中,长弧】余昔 转载了此图片
    账号弄回来了,终于不用精分了……知了我又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