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昔

相公么么哒@织缭
APH,腐向CP只萌露中
游戏控galgame,热衷乙女向(并在里面努力找百合),橙光游戏爱好者
最近看相公在时之歌玩耍,可能会来几发口粮?
以及正在被室友安利刀男,喜闻乐见地萌上数珠丸(执着于数清有多少珠子)

©破晓将至

注意如下私设:


  1. 食用说明及人设请戳头像或独立tag

  2. 文章是单元剧格式,就像学得语文课本一样(魔性)

  3. 女主接手的本丸并不是全刀帐

  4. 可能是一单元收一个刀剑?看我心情吧

  5. 受微博上阿飞飞_singing_rib的【刀剑乱舞世界观脑洞——死循环】的影响,有暗堕刀剑暗堕婶婶














第一单元————咏蝉


假如你愿意,就把我怀念;假如你甘心,就把我忘却。


适用BGM——蝉しぐわ(Stack - Sing summer song)






第一课时
2205年9月8日8:11,中国,黑龙江省黑河市某镇。


天虽已大亮,但阴沉的云层团团相聚,山雨欲来的假象使得白天正在沾染黑夜的颜色,昏花缭乱。空气中的水元素上升,裹挟零星雨滴的微风送来初秋的凉爽,致使一户寻常人家的窗子泛起片片白雾,仿佛有自然精灵落脚在此绘制神秘物语,想诉说什么不为人知的祈求。


打破如此仙境堕入俗世的是这户人家一阵刺耳的铃声。


“Mimimimimimimi,Mimimi only mimi……”欢快却诡异的调子瞬间爆发回荡在屋内,可惜相当吵闹的铃音没能让蜷缩在赤椿色被单中的生物有丝毫动静,小家伙依旧放任凌乱的黑发炸成鸡窝充当赤椿的花心。


五秒。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一分钟。


忍耐到极限的深灰色头发的少女一脚踹开紧闭的房门,也不管那螺钉蹦落或是刺耳乐声,熟稔地直冲向床铺中央的“花朵”,将小家伙连人带被像提溜着鸡仔一样拎起来,冰冷的黄绿色瞳孔注视着少女揉弄睡眼,迷茫地歪了头眯起眼看她。


“阿嚏!”一个喷嚏打出来,少女朦胧的黑瞳终于瞪开,扭动身体想脱离魔爪,“辉哥辉哥求放过!”


“哦?”被敬称为“辉哥”的姑娘笑容和善,抓住“花朵”的双手腾出一只扯掉被单,“可以放过你啊,但阳阳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抽掉心爱的遮挡物后,钟阳冷得直打哆嗦,她因此不高兴地撇撇嘴:“哎呀我没忘!不就是明天去时之政府报道嘛。”


“八小姐你知道就好。下午两点到日本的航班,你行李还没收拾呢,准备在那里喝一个月的西北风吗?”辉哥很冷静地把她丢回床上。


“辉哥你怎么和老太婆一样啰嗦呀,凭我单身多年的手速一小会儿就能收拾完哒!”钟阳也很冷静地裹回被单想继续会周公。


“……”


“人家昨晚做了好多防身工具,好晚才睡的啦,辉哥你就再让我睡会儿嘛……”


“……两小时。把你闹铃关了。”经不住钟阳的恳求外加她昨晚确实在赶工做符咒,辉哥决定放宽政策。


“Yes,madam!”钟阳干脆利落地关掉噪声源头,就着蹩脚的敬礼直挺挺地倒下去重回梦乡。


“……”这次还要帮她收拾东西,大爷我又不是她娘。辉哥不禁思考起自己以前是不是得罪过钟家人,不然咋来这么个小破孩儿天天要自己给她擦屁股……等等……仔细想想好像真得罪过一个,不过是好久好久之前的往事了。


往事如烟随风而逝,不提它也罢。


稍稍地自我鼓励后她很快乐观起来,开始整理钟阳的衣服,完全没有了刚才当人家老妈子的怨念。
嗯……先从胸罩和内裤开始吧?


…………


好不容易赶走多事的姑娘,钟阳抓紧被单捂严耳朵。


多数除妖人五感发达,她便是更上一层楼的那种敏感度。昨晚一两点才整完符纸和警铃,可对面一栋楼里某个房子的混蛋从凌晨五点左右嗷嗷乱叫到现在,起初愤怒的吼叫渐渐变成求饶的哭喊,撕心裂肺声声灌耳,鼓膜都被震得疼痛。她从长时间不间断的哭喊中能听出是个上年纪的男人,声音随后居然越来越尖细,简直如同地狱恶鬼的咒骂般渗人,听得她凉意沁骨瑟瑟发抖。


钟阳在七点左右终于忍不住好奇心,轻轻推开纱窗向对面望去。不望不要紧,一望吓一跳,她居然看到一个与她差不多年纪的清丽少女正殴打一个骨瘦如柴的老爷子,面色狠戾狰狞,用着婴儿胳膊大小的木棒不断捶打老人弓起的脊背,她甚至能听清力度逐渐加重时骨骼撕扯拉伸的悲鸣,呈快要打碎骨头的架势,可手劲儿精准地控制在将碎未碎的状态,磨人的很。


老天,杀父之仇不过如此吧?


鉴于钟阳同志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主,她本人恶寒一阵吐个槽对这事儿基本就没什么印象了,所以打个冷颤后她想乖乖钻回被窝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


变故却从此刻发生。推回纱窗,锁紧没什么卵用的隔音玻璃窗后,钟阳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对面仍有尖叫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房子,那殴打正酣的少女猛地把头转了至少一百八十度,直勾勾地看向钟阳的方向,嘴角掀起弧度,笑靥如花。


如果那张脸没有大半沾染了血液的话,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预感会有新业务的钟阳同志这么淡定地想着,决定蒙头大睡,等出事儿的时候再说。


窗外突兀地传来一阵悠闲的蝉声,伴随着透过云层缝隙的缕缕暖阳,温柔地入侵少女的甜美梦境。


…………


2205年9月8日18:49,日本札幌。


许是一衣带水的地理位置,造成刮遍中国大江南北的“秋老虎”也偷渡到樱花之国。酷暑难消,植被早早披上金黄衣裳,只有秋蝉依然不知死活高声吟唱,拼命追忆夏季的尾声。


一手牵着阔别多日的蠢萌哈士奇,一手拎着金贵的莲花种子的钟阳同志此时顿觉肩上的背包有如千斤,让她连一毫米都走不了,反而非常想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压压惊。主要原因是政府给她派来的老司机,啊不,是指导新任审神者的职员竟是早晨看到的那个殴打老人的奇怪少女,这直接导致钟阳已治愈的尴尬癌卷土重来来势凶猛,登时僵在原地。


似乎是不理解眼前规矩乖巧的小女生的惊讶,少女主动牵起故意缩在蓝白校服宽大袖口里的手,笑容甜美地说:“是河洋吧?我是第五十二期的在职审神者日暮海怡,是政府派遣给你的入门导师,从出身来看算是你半个家乡人呢。你实际比我看到的照片还要小啊,不会才上高中吧?”


“呵呵,姐姐你误会了,我已经二十了,就是脸太嫩。”缓过劲儿的钟阳有气无力地回了句话。


“真看不出来哎,”海怡笑吟吟地摸摸钟阳的头,突然对她身边毛色亮丽的哈士奇起了兴趣,伸手去逗,“好可爱的狗狗呀,从小养的吗?”


“……别人送的,叫小云。”面对海怡的逗弄,小云打了个响鼻,明显嫌恶地躲开了那双芊芊玉指,看似散漫的青绿色兽瞳瞟了她一眼。


海怡的笑容刹那间扭曲又恢复,倒是不在意地拢拢披肩乌发,还是满面春风地提醒道:“嗯……看样子你是知道九十九神会因自身喜好‘神隐’审神者的问题,用的是假名,这样很好。虽说神格低于这些刀剑付丧神,但身为他们的主人,基本信任是可以有的,不过需要一些防护措施罢了,毕竟是防患于未然嘛,警惕些没错。若是还不放心,可以使用符咒结界,比如试神纸一类的道具。从你的身份来看,似乎不用太担心,除妖者并非浪得虚名啊。”


不,我就是浪得虚名的那种,现在很方。表面点头称是的阳阳内心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深感备点试神纸的必要,而且,绝对要挂好降妖铃。


“你接任的本丸不处于初始状态,是一些服侍过多任审神者的刀剑,并且不是全刀账,政府说第一任务便是提高战力战绩集齐刀账,然后清剿暗黑本丸,会很辛苦的。剩下一些不要紧的事宜,就由明天来本丸的狐之助为你详细解释吧。”


“那会不会很危险?我听说……”刚想问问那个本丸待不过三个月的恐怖事迹,却被葱白的指头点住嘴唇,丝丝冰凉润泽骨髓。


“道听途说而已,”柔情蜜意的深棕瞳孔毫无暖意,海怡无视身侧低低的犬吠,五指成梳梳理钟阳被晚风吹乱的发丝,“你明天见了不就懂了么?”


不是很懂老司机的思维啦。盯着海怡血色残阳下模糊不清的倩影,钟阳抱紧怀里的种子快步走向目标酒店。


如同渴饮墨汁的毛笔,天空很快铺开深蓝帐幕灼烧残血,云端摩擦、交织、溶解余晖的温度,似在警告。












估计还要铺垫半课时讲讲私设才能让阳阳见刀男……我废话真多……
BGM多半在网易云找到的,欢迎选购
下次更新?
……容我翻翻文案进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