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昔

相公么么哒@织缭
APH,腐向CP只萌露中
游戏控galgame,热衷乙女向(并在里面努力找百合),橙光游戏爱好者
最近看相公在时之歌玩耍,可能会来几发口粮?
以及正在被室友安利刀男,喜闻乐见地萌上数珠丸(执着于数清有多少珠子)

©破晓将至

注意如下私设:

  • 食用说明及人设请戳头像或独立tag

  • 文章是单元剧格式,就像学得语文课本一样(魔性)

  • 女主接手的本丸并不是全刀帐

  • 可能是一单元收一个刀剑?看我心情吧

  • 受微博上阿飞飞_singing_rib的【刀剑乱舞世界观脑洞——死循环】的影响,有暗堕刀剑暗堕婶婶

  • 东西方神魔文化不限于神话,混合世界观出没中













  • 第一单元——咏蝉






    第三课时


    “姐姐大人生日快乐!恭喜你又老一岁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九妹的信息。


    “生日快乐,好好工作。”来自仃哥的信息。


    “阳阳生快!给你的生日礼物在路上了,到时候让小玖带给你:)”来自小苹果的信息。


    “八妹生日快乐,最近的那场漫展我会帮你带纪念品和本子的。”来自求亲亲求包养的信息。


    “祝阳阳生日快乐,迈进20岁!老姐我正在伦敦出差呢,要不要我从时装秀上带几件漂亮衣服给你呀?”来自颖宝宝的信息。


    “八妹妹终于到20了,祝贺呦!想要什么礼物,姐姐帮你买哦。”来自你咋不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信息。


    “阳阳生快!今年是不是可以帮我追你五姐了?”来自莫斯利安的信息。


    除了最后一条太不正经,自家的Q群基本上是炸了。兄弟姐妹的祝福,道友的庆贺,同好的赞美,还有许多可爱妖族的喝彩,以及受宠若惊地收到神明的祈福,幸福感仿佛膨胀成一个快要爆炸的氢气球,就差把火了。


    大姐没法为我祝福的原因我明白,二姐夭折得太早,可是,总感觉少了……?


    【……】


    【■姐姐……】


    【是……■姐姐。】


    【快……快去……救■!】


    【不要……不要……】


    【我……我想见■姐姐……我想见■姐姐。】


    【我想见■!!!】


    声音入心不入耳,听不清某些关键词。


    【为什么……回不去……】


    【明明那么努力……】


    【告诉我啊……】


    【为什么?!!!!】


    又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声音擅自入侵脑海,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我……】


    【“你”再看看“我”……】


    【可笑……】


    那麻烦你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


    【求求你……快想起来……】


    【来不及了……】


    啊啊,你真的好讨厌。


    〖■子沐……■子沐……是■姐姐来了,快点,快点开门啊……〗


    唉?那是……谁?好耳熟……


    …………


    2205年9月10日6:45,时空管理局日本分部下属时之政府,9089号本丸。


    大概是厌烦灼灼烈日思念烟火清凉,天公作美下了场及时雨蚕食暑气,以为永不停歇的蝉鸣被雨水掐断翅翼,葬送在雨丝延绵的茧中。密如针脚的雨滴垂怜于弯斜的曲面,纵身跃下屋檐摔得粉碎制造杂音,升腾烦躁扰动悬于屏风前暗金色的铜铃,美好的梦境破裂成不可名状的碎片。


    “叮叮咚咚!”无舌的铜铃相互碰撞发出清亮的声音,少女小巧的头颅没有动静,缩在温暖的床铺中甘心做一个懒人。群青色屏风前的哈士奇抬眼瞅瞅装作铜碰钟*的降妖铃*,青绿的兽瞳泛着水汽,又费劲儿地转头瞧瞧跪坐在眼前的身着草绿色神官服的付丧神,便将头部探到屏风后,用湿润的鼻子拱了拱少女不慎露出的小脚丫。


    小脚丫如惊弓之鸟迅速挪回被子的“温柔乡”,顺带几声哼哼,倒终于传来衣料摩擦的声响,缓慢的很。


    “啊啊,小云云你就不能放我多睡会儿嘛,”少女的嗓音是刚苏醒时的软腻,她非常不情愿地扒拉开屏风盘坐着,白纸咸菜干似的皱巴巴贴在前额,“我老是做恶梦你又不是不知道……”


    哈士奇耷拉着毛茸茸的大脑袋,眼角连个余光都不给少女,兽瞳直直望着前方沉浸于放飞自我中,少女给了它一“板栗”捶在头上仍我行我素没反应。


    紫玉兰般的眼眸盛满温和,眼尾一点红携着笑意面对空白的脸庞,说道:“主上,请您洗漱后移步至餐厅用餐,然后进行今日的日课吧。”


    “好的好的,石切丸大人……”她打个哈欠,敷衍地点点头,直起身子准备回屋睡个回笼觉。


    旁边的狗头一个回摆,撞得少女踉跄几步直接栽在门口的洗漱台上。水花四溢,伶仃作响,像是祭典开始的鼓点信号。


    “小云你个混球!!!”


    …………


    真该感叹人情的冷暖和世故么?


    昨日接待自己的石切丸倒是自觉担任近侍,兢兢业业去喊赖床的自己还贴心弄了洗脸水,无愧于他业界良心papa的称号。其他人就……该干嘛干嘛,完全当她是空气,生怕她待太久也沾了晦气,恨不得她赶紧被这幅景象气走。


    想要我走?没门儿!


    瞪着盘子中的生鸡蛋,牛脾气上来的钟阳以为众刀剑是喜旧厌新(其实是因为他们不清楚为什么出现某些事件吓到新任审神者,怕出人命干脆拒人千里之外),抿嘴皱眉,周身气压低到历史新低,素白的纸面纹丝不动。原本栖息在钟阳肩头的一群钴蓝底色的花纸鹤颤巍巍地支起翅膀,准备逃向正在旁边小憩的狗头上。


    生气了。今剑眼神示意面色尴尬的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前者状若无意地摆弄眼罩,后者埋头苦干早餐根本不敢瞧一眼少女。


    嘭地一声,餐盘重重落下,花纸鹤纷纷蜂拥砸向狗头,原本嘀嘀咕咕的讨论声都消失了,连呼吸都变弱,静候她的怒火。


    她站起来,抬手招来一只胆大的纸鹤,又拿起个生鸡蛋。


    砸人?看看面无表情的少女和她的式神(姑且算作式神吧),今剑眯起红瞳,心想这个年轻的审神者挺温柔的,这种挑衅都没骂几句,稀奇。


    然后,在一众好奇的目光下,钟阳同学将鸡蛋丢给巴掌大的纸鹤驮着,拐进了厨房,异常响亮地敲碎了鸡蛋,就着找到的米饭下锅,干了一碗蛋炒饭。


    伟大的毛爷爷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诚不欺我啊。


    就是太油腻了点。


    以比平时文雅些的姿势风卷残云般扫完蛋炒饭后,丝毫没意识到试神纸上沾了几颗金黄米粒的钟阳同学,指着歌仙兼定、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说:“那个,穿花斗篷的、戴眼罩的和压切长谷部,你们仨过来一下。”


    虽说恶补过刀剑的知识,但一时半会让钟阳对号入座有相当大的难度,要不是自家兄弟小玖总念叨着压切长谷部是废婶制造机,她估计就叫人家“穿西洋教服的那位”。


    “据说这个本丸的饭食都是歌仙先生和烛台切先生准备,还是很感谢二位准备的早餐,”终于想起名称的少女双手合十向二人鞠了一躬,“不过我不习惯一大早吃那么丰盛,鱼啊豆腐啊之类的一般是中午的主菜,生鸡蛋泡饭更不用说了。说来也是我的疏忽,昨天光忙着收拾屋子忘了跟你们讲清楚我的饮食习惯,给你们带来麻烦真的很抱歉,以后早餐给我留一碗粥就好了。”


    “另外,请不要太在意外面的传言,好歹端正态度帮我一起管理好这个本丸。是去是留由我决定,不是你们一时的行为能误导的。”


    即使看不到白纸后少女的表情,但也凭语气感受到少女并没有生他们的气,和颜悦色地阐述习惯后亦表明自己不是软柿子。


    “长谷部君,本丸的资源现在是多少?”


    “回禀主上,木炭28358,玉钢32915,冷却材37690,砥石26437,各种札26,极化道具目前没有,小判37890。”


    我的亲娘四舅奶奶,这是得攒了多久啊,尤其是小判,我岂不是可以挥金如土了?


    脑内妄想一阵后,少女转身,青丝蹁跹绕过所有追寻的目光,直奔大门。


    “列位,我想起一些要事需与海怡前辈商量,今天放个假哈!守门的任务就留给石切丸大人和小云喽!”


    被纸鹤花团簇拥的少女似曾相识地拔腿就跑,直至墨色与蓝色交融的身影隐匿于主基调为黑白的许多相似的建筑群中。


    “今后要多备一些试神纸呢。”石切丸拾掇起审神者的碗筷,对于审神者的一时兴起颇为苦恼。


    懒散的哈士奇始终没有动静,死了似的匍匐在地上,无精打采地望着少女离开的方向,头颅微微昂起,又重重垂下。


    该来的总会来,对吧?


    …………


    秋季的荷塘总是多情,衔来阵阵苟延残喘的蝉鸣,将就清风低声絮语。裹着素白长袍的男人闲适地侧卧在池塘边沿,直钩的鱼竿随意搭在石阶耍起跷跷板的把戏,柔滑的墨色长发被绿草屏障间的小野花装饰成一缎华丽的丝绸。


    “呦,阿晋回来啦!看起来我家那俩小家伙没少给你添麻烦呀?”波光粼粼的湖面微漾,有人轻踏莲叶田田,灵敏地攀上岸后落脚在男人身边,脚尖差之微毫就要踩脏那件长袍。


    “是挺麻烦的,还有,都说多少次了,阿晋这个名字我已经不再使用,你怎么死抱着不放。”慵懒的女音听不出太多不满,倒像有些无所谓的说教。


    “哈哈哈,别生气嘛,谅解一下老年人的旧习难改啊。”


    “不只这一个旧习未改吧?”女音声调陡然一转,低低的,十分厌恶,“你明知道越接近恶意项目等级便会越高,一定要把威胁等级逼到最高级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才停手吗?按照惯例,如何摧毁Keter级项目是优先目标!时空管理局向来与他们不合,那些孩子们……”


    “嗯,我知道。年轻人嘛,放手最好。”


    “……O5-CN-09!你真是不嫌事大!”


    嘴角轻挑笑意,男人伸手捞起鱼竿向上一拉,居然钩到一条橙红色的小鲤鱼。鱼身扭转不停却无法挣脱,反溅湿白袍烙下一块块深色水渍,像极了某种正在怒放的花卉。


    “09,我再问你一遍,编号596的项目究竟有没有找到?”女音咄咄逼人,快要实体的怒意刺向男人。


    “何必如此执着呢,”他笑容可掬,眉宇间却尽是悲凉,分散注意力似的摆弄起湿透的衣料,“95的下场是什么,你也看到了。自古‘双子’皆独活,时机未到,还没迎来最坏的结局,它当然不愿现身。”


    “连你的棱角,都被磨平了吗……那么,告辞。”


    莲叶晃动几下,人影跃走,徒留凋零的粉红佳人。鱼钩一拐,橙红鲤鱼灵巧脱离束缚,盈盈坠入湖水荡起一圈圈涟漪。


    “唉……真是看不到尽头啊。”


    微弱的叹息响彻池水。












    *降妖铃:震慑鬼神的一种法器,按照本文设定是用于降服妖魔的。造型像一串风铃。同系列铃铛的功效如下


    招魂铃(歼灭)>降妖铃(控制)>镇妖铃(降服)>昇妖铃(警告)


    *铜碰钟:乐器的一种,常用于奥尔夫音乐。带把的铜铃,但没有铜舌,只在相互碰撞时发出清脆的铃声。












    ■■■■■■■■■
    一写到钟阳容易崩的原因一定不是她的性格和相公舍友相似!
    看了花丸第一集总算搞明白他们是怎么出阵的了,辛亏卡文了(好意思说啊你),但争取不向江南学习:)
    埋了很多的暗线,到时候结局炸一锅才爽,以及下课时本单元的主场人物就会出现了,六课时内应该能写完?
    其实特明显啊,你们看看标题?
    话说我玩室友的号万战不出大典太,室友一上,干,一发入魂……论作者的脸是黑是白,立竿见影……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