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昔

相公么么哒@织缭
APH,腐向CP只萌露中
游戏控galgame,热衷乙女向(并在里面努力找百合),橙光游戏爱好者
最近看相公在时之歌玩耍,可能会来几发口粮?
以及正在被室友安利刀男,喜闻乐见地萌上数珠丸(执着于数清有多少珠子)

©破晓将至

注意如下私设:


  1. 食用说明及人设请戳头像或独立tag

  2. 文章是单元剧格式,就像学得语文课本一样(魔性)

  3. 女主接手的本丸并不是全刀帐

  4. 可能是一单元收一个刀剑?看我心情吧

  5. 受微博上阿飞飞_singing_rib的【刀剑乱舞世界观脑洞——死循环】的影响,有暗堕刀剑暗堕婶婶














第一单元——咏蝉


第二课时


时之政府总部接连几天艳阳高照,一如表面的宁静祥和。高耸楼宇和绿茵中偶尔跃出几只旅鼠、白鸽,转而溶在繁花紧簇的草坪,蝉声的浪潮为它们伴舞。细小虫蛾悠闲嬉戏,暴露在阳光下,炫耀存在感似的掀起尘埃浸染晨露。


一隅绿荫庇护的羊肠小道上,踏着红色木屐的银灰色发的少年有些心不在焉,石榴色的眼眸偏到角落,努力不去看手中捏出褶皱的纸张。


9089号本丸是个特殊的本丸。今剑心里非常明白,它之所以被称为暗黑本丸,不过是最初始的三位审神者遗留下的阴影以讹传讹,人言可畏罢了。可总有人将痂撕裂翻出新肉再添油加醋,逼迫他们回忆,时间长了,伤口无法愈合,麻木到再也不能心平气和的向政府妥协,索性向深渊堕落。以德报怨?退避三舍的宽恕换来了什么?天真的代价便是自家兄弟触目惊心的残躯,任由身心一次次鲜血淋漓的迎接新人,让真正的恶逍遥法外安然无恙,暗处嘲笑他们身为神明无法逃脱的宿命,最后换来白纸黑字的无情裁决。


“请等一等,”肩带上缀有万字符的青年温和地笑着,抽走今剑手中轻盈的纸张,“诸位,我们都清楚第一任审神者是品格有问题,喜欢重伤出战连续夜伽并且自虐倾向严重;第二任是恋童癖,声称‘爱着’藤四郎们,灵力有些不稳定导致锻出太刀或大太刀时,极高几率出现幼体这样所谓的残次品,下场可想而知;第三任灵力强大也很温柔,可惜患有抑郁症,死得时候惊天动地让刀剑纷纷自愿碎刀,当时处理现场的时空探员有直接吓晕过去的……”


“后来再有接任者皆是些鼠目寸光的货色,稍有异动便归结到前三任对本丸的诅咒上,却把气全撒在刀剑身上造成二次暗堕的契机,引发如今不可收拾的局面。错误不仅在那些付丧神身上,更多问题是我们管理层面的经验不足,凭借所谓前辈的指导急功近利招进不三不四的人,到时历史修正主义者轻易渗透到政府,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您的意思是,我们直接下达清除的指令有失偏颇?”


“ 啊差不多是这个意思,9089号本丸的练度和等级较同期本丸更优秀,干脆不要简直智障。”


“那,您认为谁来接这个‘烫手山芋’合适呢?”


“这货绝对可以。”


毫不留情地推回悬崖呢。即使厌恶被反复抛弃的命运,仍旧渴望着获得认可。该说人性本就如此还是单纯地犯贱?


拿着审神者的资料和印刷喜红字体的通知,今剑轻叹一声,酒红瞳孔无意识地仰望哥特式政府大楼的尖顶,迷茫涣散的眼猛地瞪大,手中纸页统统逃离坠向地面。他抬手揉揉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尖锐肃杀的顶端,那上面影影绰绰地立着一个纤细的人,长发飘逸遮掩面庞,伸长臂膀做出一个起飞的姿势,脚尖微微踮起。


跑,必须跑,赶紧跑!本能命令他跑,可脚步钉死在原地,不能挪动分毫。随即他也发现,聒噪的蝉声早已泯灭,玻璃窗中喧嚣交汇的人流亦销声匿迹。又看向楼顶,人影正诡异地腾起,像在模仿老旧录影带的卡顿,继而闪现在眼前。


“再赌一次……吗?”


声调扭曲,今剑分辨不出此人的性别,唯独记住了那双阴翳可怖的白色瞳仁。


…………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在9089号本丸的纯白玉恒前背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钟阳咬紧牙根依然没胆去叩开缠绕翠绿爬山虎的木扉,拽着蓝底校服的下沿,头颅低垂放任两颊的碎发掩饰萎靡不振的神情,活似犯错的学生向老师检讨的姿态。


平时胆量再大,再怎么女汉子,面对未知领域时还是会认怂,扮猪吃老虎说的就是钟阳。整个除妖界可能就她一个奇葩,面对软柿子,喜欢除妖前先跟人家唠会儿嗑,说的人家悲伤逆流成河后趁他不注意就放个阴招逮住;面对强劲的敌人,则贯彻落实“鞭子与驱魔粉并用,打不过就溜”的政策。永远不用念咒和御物,堪称菜鸟中的菜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考官瞎了眼竟让她混到三钱天师。


她不想进门其实有个相当正经的原因。这个本丸规模挺大,亭台楼阁在精雕细琢下仿佛具有灵魂神气活现,八面玲珑面朝她的方向笑得开怀,一草一木也被感染摇曳似乎懒惰已久的枝条演奏欢迎曲。但,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这片土地上笼罩的灰白如同呕吐物的云层,以及浓度略高的怨念和死气。


我亲眼看了果然很懵逼啊啊啊啊啊啊啊海怡姐姐骗人是要偿命的!!!


内心满是波动与弹幕的钟阳表面维持着冷漠的表情,抬起罩在袖子里的手,轻叩木门,憋出一句:“请开门哦!我知道你们在家!”


可以,这很雪姨。


深感自己吃太多枣药丸的姑娘算是彻底丧失了和刀剑付丧神们搞好关系的欲望。


“来客是想治愈病痛吗……哎呀,原来是主殿,吾等已恭候多时。”


身着草绿色神官服的男人和蔼一笑,向她伸出手。


…………


石切丸因为每日祈祷所以起的最早,仗着付丧神绝佳的五感,他早就听到新任审神者在门前踱步和小声嘀咕的动静,多半在困扰到底进不进这个暗黑本丸。令他惊讶的不止是审神者太轻的年纪,他隐约感受到少女身上有一丝微弱的神气……莫非是生在神社的孩子?难得满怀期待的开门迎接,看到少女不大精神的面孔和一身好像是现世校服的打扮,石切丸不免小小地失望了一下,仍旧按照礼仪欢迎她的到来。


少女眨眨黑曜石般的眼睛,才缓回神儿握住那白皙颀长的手。


她的手心比之前历任的审神者微凉,却更贴近刀剑的温度。


“那就,麻烦石切丸殿下帮我召集其他刀剑男士,进行一个简单的交接仪式吧。”小心应对着据说是年纪最大的刀剑,面部汗液涔涔,黏住细碎的黑发,显得她越发乖顺。


“遵命。”


呆呆地看着领命而去的石切丸,钟阳晃晃脑袋,甩开了私心杂念准备召唤新的狐之助。潦草地结个手印输入灵力,脚边很快出现了一只花脸黄毛狐狸,对她鞠躬致意,道:“欢迎河洋大人来到9089号本丸,希望您在此度过的一段愉快的时光。虽然本丸刀剑不足,但鉴于日暮大人昨天跟您说了注意事项,吾就不重复那些繁文缛节了,这就去政府报道。哦,这是日暮大人留给您的令牌,您只需将自己的灵力注入这块令牌,令牌便会自动带您找到日暮大人,要寻求帮助的话就找她。毕竟这里的通讯网络还未安装,给您带来诸多不便,十分抱歉。”


手握雕刻奇怪小虫的木牌,目瞪口呆地看着绝尘而去的狐之助,钟阳瞬间想45度角仰望天空,大喊一声:要真诚,不要套路!你们是要人人得而诛之的节奏么!同时她心里对这个本丸的好感度又下降许多。


再结个复杂的手印,行李和一只正哈欠连天的哈士奇出现在她身边。哈士奇转头蹭蹭少女纤细的腿,蹭得她的裤子上全是黑白配的小毛绒后,它满意地打了个喷嚏。


偷懒的技巧她倒是能举一反三了。


…………


“啊……各位大人上午好,我是新来的咸鱼……嗯,新任的审神者河洋,由于我来自一衣带水的中国,不是很了解这里的文化风俗,工作流程也不清楚,总之,请多指教啦。”伴随着短刀体格的少女清冽的嗓音,温暖柔软的灵力灌注到腐朽的身躯,黏腻的云朵渐渐稀释,复苏、焕发的乐观精神交错传递。


好景不长?


每个人(神)心里都忐忑不安。












最近被纪念碑谷洗脑,码字的时候基本是条咸鱼了
对了,我有个阳阳练舞刀男们帮忙压腿的梗,想看咩?

评论(3)

热度(5)